Friday, Nov 15th

You are here: 经济发展 经济体制改革 “现在要分散投资,像李嘉诚一样”

“现在要分散投资,像李嘉诚一样”

ChangCe Thinktank
美国的经济已经不是处于复苏阶段了,已经处于上涨通道

 

“现在要分散投资,像李嘉诚一样” ——访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育群 南方周末实习生 幸晖晖

发自:海南博鳌 2014-04-10

 

必须要有一些分散投资,就像李嘉诚一样。

美国的经济已经不是处于复苏阶段了,不管是从资本市场还是GDP来看,都已经超过了金融危机之前那个高峰点2007年的水平,美国经济已经处于上涨通道。

可能到2014年年底,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就基本上告一段落了,估计到明年年初会慢慢推出加息政策。这样一来的话,广东、江苏、浙江这些以出口为主的地区将有更多的出口美国的机会。

 

 

2014年4月9日清晨,下完细雨后的博鳌放晴了。

亚洲论坛酒店咖啡厅,海风挟带着潮水的气息扑面而来。海湾远处,跳跃着银灿灿的微波细浪。

这是博鳌论坛的第二天。场外,安检排起了漫漫长龙;场内2000名来自全球的政、商、学界领袖们,在中国规格最高的论坛组织碰撞畅谈。博鳌酒店的名利场里,杯碟相碰,仿佛三江入海口遥远的涨潮声。

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是第三次参加博鳌论坛,每次论坛主办方都给他设定几百字的命题,今年的关键词有两个:改革、创新。

新一届政府的改革蓝图正在不断清晰,然而愿景虽美,近忧不断。今年开局以来,多项宏观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正在遭遇更大的挑战。在经济转型关键期,中国企业该如何应对?对此,陈志武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中国应该利用更多的社会资本

南方周末:你怎么看现在的人民币贬值?

陈志武:人民币之所以贬值,主要由于几方面原因。第一,从一般汇率的基本面——购买力来看,人民币应该贬值。1986年我到耶鲁读书,那时候普通餐馆吃一顿饭可能要花6美元左右,现在差不多也就是七八美元。但同期,100元人民币的购买力却是天上地下。

第二,是从贸易顺差的角度来讲,贸易顺差从最高接近GDP的10%,下降到去年接近2%。现在看不出来有继续升值的理由。

第三,现在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肯定不像前些年。所以,外资外汇进入中国的压力已大大减少。更多的是去了欧美,尤其是美国经济已经在复苏和继续看涨,更多的资金会向发达国家流动。这样一来,在资本账户层面,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不仅大大减小,而且实际上有更多贬值的压力。

综合这三方面考虑,人民币继续升值的空间已经没有了,至少短期和中期内会更多呈现贬值的趋势。

 

南方周末:这对经济会有什么影响?

陈志武:这有个相互作用。不那么看好中国经济的增速或增长前景,这样会让人民币有更多的贬值压力。人民币一旦贬值,一些外资就想从中国撤走,国内的一些资金也想要往境外投。这些加在一起的话,会增加中国经济下行压力。

过去两年很多企业家都去国外投资,我觉得这是他们应该做的。我也建议我的朋友们要多元化多样化分散他们的财富。第一,不要把所有的钱都继续撒在房地产上面。第二,不要把所有的钱都放在中国境内。必须要有一些分散投资,就像李嘉诚一样。

尽管李嘉诚公开的说法是他并没有从中国撤离,但是很明显,过去一年多,他已经减持了在中国的投资,把一些资金更多地转到英国和其他的一些欧洲国家。当然速度比较慢,因为体量太大了,但是这个方向是毫无疑问的。

 

南方周末:中国高层一直希望通过城镇化提振中国经济,你怎么看待中国新出台的城镇化规划?

陈志武:第一,愿望是好的,但新的城镇化政策举措在多大程度上能带来城市的房地产行业的发展机会,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带动民间消费,刺激经济增长,在多大程度上能让农民进城,我觉得期望不能太高。

只要大家多去农村走走就会发现,当前农村青壮年剩余劳动力并不多,因此要思考未来城镇化到底是谁的城镇化、有多大的发展空间,想象中城镇化的发展潜力往往与实际情况不符。

 

南方周末:昨天论坛上,张维迎谈到了国企改革,称国企混合所有制长期来看一定会引起严重腐败,你怎么看待他的观点?

陈志武:中国还是应该利用更多的社会资本,采用混合所有制来对国企尤其是央企进行改革,并往轻资产的方向转型。

在过去十几年,很多央企在资产规模上不断地扩张,但到前两年的时候,利润和收入并没有成比例地上升,有些反而还有所下降。这样,就给一些上市央企的业绩,包括股票价格的表现,带来很大压力。

当时,我就跟其他几位专家建议往轻资产的方向去转移。

换句话说,你可以继续去做你的主业,但资产可以由社会资本来支持,通过一些基金、信托,还有其他的一些安排,把你公司运营资产所有者尽量多元化、社会化,公司的资产负债表都可以表现得更轻。

资金来源社会化程度更高了以后,这些国企对社会要透明、要交代,要被问责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原来只有国资委还有间接的财政部等这些部门可以给国企压力,但这压力还远远不够。

 

美国是接下来的主要火车头

南方周末:目前美国经济在复苏,但复苏低于预期,美联储过去几年实行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你对这个货币政策的未来变化怎么看?

陈志武:首先,美国的经济已经不是处于复苏阶段了,不管是资本市场还是GDP,美国都已经超过了金融危机之前那个高峰点2007年的水平。美国现在的GDP规模比2007年上升了大概20%,股票市场比2007年年底超出了将近40%。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已经处于继续上涨的一个通道。

总的来讲,从几个指标来看,我觉得美国经济是主要经济体里相对风险最小的,美国经济是接下来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

为什么呢?第一,美国最新的失业率在6.6%-6.7%这样的水平,这已经比较接近正常水平(5%)了。随着就业不断改善,消费者的信心会保持在比较高的水平。

第二,美联储最新数据表明,美国所有家庭财富大概是78万亿美元,比金融危机前的2007年还增加了9万亿美元。家庭财富感增强后,可以推动占美国GDP78%的民间消费,这又反过来拉动了需求。美联储推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从现在来看,他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南方周末:那目前而言,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对中国经济而言意味着什么?

陈志武:现在的确在退出。从去年年底量化宽松的总量大概一个月八百亿美元,现在按照每个月约一百亿美元的幅度在下降,所以可能到今年年底,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就基本上会告一段落了。估计到明年年初就会慢慢地推出加息政策。这样一来的话,广东、江苏、浙江这些以出口为主的地区将有更多的出口美国的机会。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比美国更活跃

南方周末: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中国是不是比美国更活跃?

陈志武:是的。这里面主要是一个背景的差别。第一,中国过去这么多年,金融管制太死,没有什么空间让民营银行、民间金融可以去自由发展。比如说一个最简单的指标,1985年的时候,美国社区银行大概有一万五千家左右,经过过去二十几年的兼并重组等等,因为互联网技术、因为电子技术的不断推进,使得跨地区社区银行的整合变得更加有可能,更加方便,成本也更低了,即使是现在,美国的社区银行还是有八千家左右。

那么相比之下,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但中国把五大商业银行和全部社区型银行都算在一起,不到四百家。

中国目前的现实是因为过去由于监管部门把民间金融空间压制得太死,把金融创新压制得太死,使得今天为中国小微企业为个人和家庭服务的金融机构太少了。结果当互联网金融一出现,给人们带来很多兴奋点,并开始倒逼金融监管,这样一个放松的空间就打开了。

所以中国互联网金融被炒得很热,主要是过去被监管得太死了,金融服务的饥荒太严重。所以借助互联网金融的名义实际上把民间金融民营银行的空间增大了很多,相比之下在美国,并没有多少人谈论互联网金融。